close

(開始擔心,將來,寬寬會因為耳朵息肉的問題被嘲笑,若是哭成這樣,多可憐~)

和社區小朋友還有陶土課小朋友一起相處的經驗,讓阿寬在面對新的小朋友時,不像過去那麼軟弱與害羞,
甚至可以很自然的和不認識的小朋友一起玩,我心理當然是開心的。
只不過上禮拜的某一天,讓我重新開始擔心阿寬耳朵的息肉,將來會不會讓他的人際關係或信心受到打撀?

接了毛毛放學,兩個孩子在學校的playground玩,毛毛盪鞦韆,弟弟撿到短樹枝蹲在溜滑梯下玩散沙(被小朋友從沙坑帶出來的)。
寬用樹枝畫畫,另一個不認識的孩子加入他,兩個各拿一枝在畫,而且還小有對話,後來又來了一個較大的孩子,
問了他一些問題,寬寬不會回答,選擇走開,想不到這個孩子拿著樹枝追著指他的臉,我有點擔心,以為他有敵意,出聲制止,
結果大哥哥問了:他耳朵怎麼會那樣?
我回答:那是耶誕老公公做的記號,幫助阿姨找到自己的孩子
大哥哥一臉納悶,不怎麼能接受我的回答,又不知該怎麼反駁,阿寬也不想和這位大哥哥親近,快速離開。
我沒想到要這麼早開始擔心這個問題...我一直以為到等他上學,才需要解決這個問題...

毛拔拔認為等阿寬介意這個問題時,就可以帶他去做手術切除,或更早切除也無所謂,他非常的確定阿寬將會因他耳朵的息肉,而受到小朋友異樣的眼光。
而我原本是認為不需要做任何處理,可是,若是拔拔媽媽給他的信心不如小朋友的一句話,也許手術就變成必需的...

除了耳朵息肉的問題外,阿寬的大腿還有一大片胎記,這對我們來說,更不是問題,還好阿寬是男生,不用穿迷你裙。
不知道是那天,阿寬坐在沙發上玩小鳥(他最近進入肛門期...),突然發現那塊胎記,用手摸了半天,突然開始哎哎叫起來...
寬:媽咪,我腿腿髒髒...要洗洗....(快哭出來了)
我:那不是髒髒,是耶誕老公公做的記號,讓媽媽可以找得到阿寬啊~(你阿娘只會這101招)
拔:髒髒是不是?來~惜~,拔比帶你去洗洗...(切~你很白目喔...)
然後父子就真的帶去洗了...@@...

這種技倆不知能哄阿寬到幾時?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cora4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